佛菩薩
佛
八吉祥
收藏專輯高僧法音--凈空法師專輯詳情
凈空法師專輯封面
凈空法師
上傳時間:2011年03月19日
播放數:18335

1959年於臺北市圓山臨濟寺剃度,法名覺凈字凈空。受具足戒後,在國內外,弘揚佛法,講述《華嚴經》、《法華經》、《楞嚴經》、《圓覺經》、《六祖壇經》、《金剛經》、《凈土五經》等大乘經論數十種,36年無間斷,現存音影帶三千數百卷。法師在國內先後創辦華藏法施會、華藏精舍、華藏佛教視聽圖書館、華藏講堂、及佛陀教育基金會。

凈空法師(1927年2月15日——),俗名徐業鴻,一九二七年出生于中國安徽省廬江縣。先后追隨一代大哲方東美教授、藏傳高僧章嘉呼圖克圖及佛學大家李炳南老居士十三年,學習經史哲學以及佛法,獲得深刻啟發,不僅熟通佛教各派經論,對于儒學、道家和伊斯蘭教等其他宗教學說,也廣泛涉獵。于眾多典籍中,對佛教凈土宗著力最多,附佛外道成就也最為輝煌。

曾任澳洲格里菲斯大學、昆士蘭大學榮譽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客座教授,格里菲斯大學、南昆士蘭大學榮譽博士,印尼夏利悉達亞都拉回教大學榮譽博士,澳洲凈宗學院院長、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董事主席。

“真誠、清凈、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是凈空法師立身處世不變的原則。“仁慈博愛”,“修身為本、教學為先”是他講經教學純一的主旨。“誠敬謙和”、“普令眾生破迷啟悟、離苦得樂”則為其生命中真實的意義。

早期經歷

1927年農歷二月十五日(公歷3月18日)出生于安徽省廬江縣,因父親擔任公職,所以幼年隨父母客居福建建甌,在建甌受小學教育。中日戰爭期間,求學于貴州國立第三中學,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四六年舉家遷居南京,就讀于南京市立第一中學。一九四七年凈空的父親病逝,家無恒產,以此失學,因而參加軍旅,從事文職工作。一九四九年內戰熾烈,京滬撤退之際,法師隨軍到臺灣,服務于實踐學社,擔任資料管理工作。

剃度出家

法師天性好學,公馀之時研讀經史古文,勤奮刻苦,努力不懈。1953年,安徽桐城一代大哲方東美教授講學于實踐學社。法師以同鄉后學的身分,謁方教授于寓所,方先生為一代哲學大師,提攜后進,不遺余力,對這位年方二十七歲的小同鄉十分器重,答應每星期日為他講授哲學二小時。初講“理則學”,繼講東西方哲學,如是三年之久(爾后一九七七年方先生逝世,法師照顧方夫人生活,直至終老)。在這段時間,講授到佛學部分時,方先生介紹他謁見佛教領袖藏傳高僧章嘉呼圖克圖,大師亦允每周為之講課一次,如是亦受學二年。

1958年,法師為進一步研究佛教理論,乃辭去工作,到臺中入佛教大德李炳南老居士門下,依雪廬老人學佛(李炳南老居士號雪廬)。雪廬老人為法師單獨開課,講授唯識學,凈土經論,特別于《大乘無量壽經》更是悉心傳授。時,法師住于臺中慈光圖書館的一間小閣樓上,為學佛法,不計物質生活之簡陋,如是又苦學十年。

1959年,凈空法師于臺北圓山臨濟寺剃度,法名覺凈,字凈空,受具足戒后于臺灣及世界各地弘經演教。先后講述《華嚴經》、《法華經》、《楞嚴經》、《圓覺經》、《凈土五經》、《金剛經》、《地藏經》、《梵綱經》及《大乘起信論》等佛教三藏典籍數十部。

1960年,凈空法師受聘任臺北十普寺三藏學院教師;次年,應邀擔任“中國佛教會”弘法委員、文獻委員;1965年,任“中國佛教會”設計委員。

1962年于海會寺受具足戒,與祥云、圣嚴諸師為戒兄弟。出家后的凈師,仍回臺中,依雪廬老人學《華嚴經》、《凈土三經》及法相唯識宗的經論,同時在南普陀寺佛學院任教授課。1967年,離開臺中北上,任圓山臨濟寺書記、十普寺三藏學院教師,1969年,應星云法師之聘,任佛光山東方佛教學院教師兼教務主任。后來返回臺北,任松山寺大專佛學講座講師。

1972年始,先后任“中國佛教會”大專佛學講座總主講、中華學術院佛學研究員、臺灣佛經注釋語譯會教授、編譯委員、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教授、天主教東亞精神生活研習所教授、中國內學院院長、中國凈土宗實踐研究院院長等職。并先后創辦“華藏法施會”、“華藏佛教視聽圖畫館”、“佛陀教育基金會”、“華藏凈宗學會”等佛教教育及凈土專修組織。

 



弘揚佛法

凈空法師首開風氣之先,使用電臺、電視臺、衛星電視、網絡等現代傳播媒體推行佛陀教育,并大量印制贈送《大藏經》、儒家《四書》、《五經》等善書及一切與提升善良品質、恢復心性、昌明道德、改善社會風氣、弘揚中華傳統文化有關的書籍及音像制品。數十年來贈送十方信眾各種經論善書累計達千余萬冊,佛菩薩及祖師大德像數百萬張。

1976年,臺北三重市慈云講寺創設“中國內學院”,禮聘凈師任院長。

1977年初,法師倡建“中華民族百姓宗祠”,凡中國民之居留地,皆應興建。旨在 教民誠信忠敬、繼孝思、篤人倫、醇風俗、隆國運、開太平。又指出“文言文”是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的共同語文,為中華文化獨具之異彩,是世界文化最偉大的發明,使數千年前人類智慧經驗的寶藏,與今人結晶成一體,因此必須提倡。文化復興,光被全球,惠及一切眾生,咸得和平安樂,強根固本在于此也。

1977年始,法師應邀至海外弘法,極力倡導以“凈宗學會”、“凈宗學院”形式,為現代社會提供修學道場以及流通法寶、培養繼起人才的佛陀教育機構。現今,已有百余所的凈宗學會分布于世界各地,大體上都是以華人社群為基礎的純正佛教教育組織,并以法師為他們的導師或顧問。為培養佛教后繼人才,法師于一九九五年指導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及凈宗學會創辦“弘法人才培訓班”。

1982年,法師應美國信眾之請,到美國弘化。時,德州達拉斯學佛社聞知法師抵美,禮請法師到達拉斯講經。在此之前,出家法師到達拉斯弘法者,只有凈海、永惺、宏意三位法師,法師是最早由臺灣到達拉斯弘法的法師。他在達拉斯講《阿彌陀經要解》。法師辯才無礙,使聽眾充滿法喜。這以后,應當地信眾之請,每年都到達拉斯弘化。

1985年法師第三度來美,移居美國后,首先應洛杉磯華嚴研習會之請,在中國文化服務中心、波爾萊昂文化中心等處,分別講《阿彌陀經要解研習報告》七次,新釋經義,精簡明了,使洛城聽眾贊嘆不已。繼而又飛抵三藩市,在各寺院以同一經題再分別報告多次。八月飛抵達拉斯,仍講凈土經典,使聽眾深受感動。達拉斯學佛社社員,將原來社址改裝刷新,改為凈宗道場,禮聘法師為名譽董事長及導師,懇留他長期駐錫領眾修持,法師為大眾誠意感動,允暫在社中駐錫一段時間,以后每年來達拉斯領眾共修。期間曾獲頒美國德州榮譽公民及達拉斯榮譽市民。公元二千年移居澳洲,兩年后(二○○二年)即獲頒澳洲格里菲斯大學榮譽博士,并獲聘任榮譽教授。同年,圖文巴市長頒發榮譽市民。次年(二○○三年),昆士蘭大學亦聘任法師為榮譽教授。

1988年因緣成熟,達拉斯學佛社改組為“達拉斯佛教會·華藏蓮社”,禮請法師為導師,主持會務。翌年,臺灣臺北的“華藏佛教圖書館”(凈空法師臺北的道場),同修蓮友組織“華藏凈宗學會”,仍由凈空法師領導主持。而達拉斯的華藏蓮社,也就易名為“美國達拉斯佛教會·凈宗學會”。凈空法師不時要到各地弘化,不能長駐學會,由法師弟子悟塵法師代為駐會主持。

1989年。凈宗學會成立。當時的達拉斯的凈宗學會,最初仍設于達拉斯學佛會原址,即阿波羅路四二二號,一九九三年,在原址附近,即同一條路上的五〇一號,購得大建筑物兩幢,總面積兩萬五千平方呎,成為一處規模完善的大道場。現在達拉斯的凈宗學會,有四位常住出家眾,他們是悟塵法師、悟行法師、悟千尼師、悟平尼師。悟塵法師,俗名曾憲瑋,臺灣海洋大學畢業,來美留學,獲碩士學位,在佛羅里達州工作時,曾組織“邁阿密佛學社”,后依凈空法師出家,是一位前途無限的佛門法將。

十余年來,法師在美、加各地弘化,美、加兩國許多城市都成立凈宗學會,如舊金山、洛杉磯、華盛頓、亨城、亞特蘭大、麥迪生、加拿大等地,已有十余處之多。近兩三年來,凈宗學會的組織遍及臺灣南北,且已擴及東南亞。行見未來,“家家觀世音,戶戶阿彌陀”之盛況,重見于今世矣!

1998年,法師再度啟講《華嚴經》,至今保持每日四小時講席,不疲不厭,對于這部大經,已有超過二千五百多小時的講解。

 



移居海外

2000年,凈空法師移居澳大利亞。次年在澳州圖文巴成立“凈宗學院”。除講經教學,法師也大量制贈經論善書及光碟影片,免費流通世界各地,公開授權一切大眾。數年來,先后印制《大藏經》數千套,并購置《四庫薈要》贈送世界各大圖書館、高級學府以及佛教單位。身負“學為人師、行為世范”的使命感,凡是法師所到之處,無不為團結種族、祥和社會、提升道德之理想盡心竭力。

2003年七月,聯合國國際和平大學,在泰國曼谷舉辦國際研習會議,討論“宗教是沖突還是和平”;法師以澳洲格里菲斯大學教授身份,代表該校出席并講演。同年八月應邀參加“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發起的“西藏光明萬里情”義診活動,為西藏同胞捐助治療白內障的儀器與醫療基金。在世界災難頻傳、國際恐怖份子活躍與多種傳染病的襲擊之下,人們對于和平安定的渴望與日俱增,對于“宇宙和諧、世界一家”的理念,也產生更廣大的回響。

2004年,法師先后榮獲澳洲南昆士蘭大學及印尼伊斯蘭教州立大學頒發的榮譽博士學位。盡管,對于畢生淡泊名利的法師而言,世間的名聞利養猶如過眼云煙,修道人絕無絲毫染著。但這些榮譽,卻顯示了世界各地的志士仁人,對于提倡多元文化教育以及重振倫理道德之刻不容緩,有著高度的共識。正是基于這份肯定與認知,法師在澳洲、印尼等地,與政、教各界人士都建立了真誠的友誼。

2009年秋天凈空法師住 在昆明震莊賓館,與200余位信徒共習大經,以資提倡,上報四恩,下濟三苦,是誠無量劫來希有難逢之大事因緣也,敢不寶此際遇。愿我緇素同修共勉之。并捐建希望小學,中國風水協會主席陳帥佛及100多位國際知名人士專程拜見了凈空法師 。

在大力推動佛教事業發展的同時,凈空法師亦對教育事業鼎力相助,先后在中國設立了“華藏獎學金”、“孝廉獎學金”等,幫助許多梓梓學子完成了學業。還資助澳州格里菲斯大學及昆士蘭大學的多元文化和平工作,提供南昆士蘭大學獎學金;并于印尼大學設立獎學金,資助具有宗教信仰并專修人文學系、神學或哲學的貧寒學生達3500多人。

凈空法師積極倡導神圣、仁慈、博愛的教育,與各個宗教和睦相處,多元種族文化平等對待等理念。希望結合更多仁人志士,在這動亂的大時代中,實現消弭戰亂沖突、促進世界和諧安定的大同理想。

 



主要貢獻

老法師誨人不倦地以此來勸化他人,自己亦終身奉行不渝。自一九五九年開始在臺灣講經弘法以來,迄今已有四十年。自始至終,老法師不厭其煩地闡釋“佛教是佛陀對九法界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釋迦是一位義務的社會教育工作者;佛教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世所必須”等思想,讓社會大眾重新認識佛教,并且也極力提倡孝道、師道和中華傳統文化。在四十余年的弘法歷程中,法師的足跡遍布世界各地,尤其在美洲、澳洲和東南亞地區法緣非常殊盛,所到之處極受當地社團、學校及四眾弟子的尊敬和愛戴。[8]凈空老法師的思想體系蘊含豐富,博大精深,現試從以下五個方面來對其加以說明,能對老法師的思想有一個粗淺的認識∶

    (一)以教育弘揚佛法
    (二)以講學培養人才
    (三)以慈悲利益社會
    (四)以真誠增進交流
    (五)以專修求生凈土

講述經典

受具足戒后,在國內外,弘揚佛法,講述《心經》、《無量壽經》、《華嚴經》、《法華經》、《楞嚴經》、《圓覺經》、《六祖壇經》、《金剛經》、《凈土五經》、《地藏經》、《凈土大經解演義》等大乘經論數十種,36年無間斷,現存音影帶三千數百卷。

創辦基金會

凈空老法師倡導下,1962年起便創設“華藏法施會”以印送佛經善書,無條件贈送給需要的人。一九八五年一月“佛陀教育基金會”正式在臺北成立。基金會秉持“促進道德,推展佛慈,闡發倫理”的宗旨,多年來以贈送經書及佛教音像制品、舉辦佛學講座、捐助獎學金等為主要弘法方式。先后翻印《大藏經》及佛教歷代祖師大德著作、儒家《四書》、《五經》等善書及一切與提升善良品質、恢復心性、昌明道德、改善社會風氣、弘揚中華傳統文化有關的書籍。

單單在1998年,世界各國接受佛陀教育基金會贈送法寶的團體就達到兩百多個,所贈送的經典總數達到兩萬八千多箱一百七十余萬冊。數十年來,“華藏法施會”及佛陀教育基金會已累計贈送經典善書千余萬冊,佛菩薩及祖師大德像數百萬張流通全球。按凈空老法師的指導思想,凡是新的凈宗學會成立,首先所要進行的會務重點便是印贈經書、流通音像制品,展開佛教的“正名”活動。

凈空老法師經常說∶“佛教淪落為宗教,并且被納入低級的宗教(西方觀點中的多神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作為一名現代的佛教弟子,所首先應該明白的就是搞清楚我們和佛陀之間的關系。我們稱佛為“本師”,他是我們根本的老師,他和我們之間是老師和學生的關系,是非常明顯的教與學的關系,而不像其他宗教那樣存在所謂的“父與子”的關系或“主與奴”的關系。佛教的教學是非常藝術化的教學,每一尊佛像,每一種儀式,每一個供養具都是非常好的教學工具,都有無限深廣的表法意趣。

如果我們進入任何一座寺院,在天王殿首先所看到的是一尊袒胸露乳,笑容可掬的彌勒菩薩塑像,它代表的是──如果想學佛、如果想作菩薩,第一步便要從“歡喜大度”修起。要學會包容別人、體諒別人、時時笑面迎人,不生煩惱,對任何人都能平等看待,這樣,我們才有資格進入佛門薰修。由此看來,這“微笑運動”還是佛教首先提出的呢。另外,“四大天王”、“四大菩薩”、“十八羅漢”等所有塑像;供香、供花、供果等種種供奉儀式,各有其表法深意。,多磕幾個響頭,便能得到佛菩薩的保佑,便能升官發財,這是迷信!這簡直是對佛菩薩教學的侮辱!任何事情是以因果而存在的,如果不明白因果的事實真相,不按照佛教導我們的理論方法去學習,只是一味的盲目崇拜,這完全與佛教化的宗旨相違背,也完全脫離了佛陀教育的本懷。

設立獎學金

在普通社會教育方面,凈空老法師也作出非常引人矚目的成績。

1993年法師在北京大學、復旦大學、遼寧師范大學、南京師范大學及南京市第一中學(凈空法師早年母校)五校第一次設立“華藏獎學金”。1998年老法師又在另外三十所學校設立“孝廉獎學金”。在這短短五年中,法師在中國各地大學、師范大學(學院)、中學所設立“華藏獎學金”及“孝廉獎學金”的學校共達八十八所(其中師范大學(學院)三十所,大學(學院)二十九所,民族及醫科學院(大學)兩所,中學二十四所,小學三所),每年單單用于頒發獎學金的款額就達二十萬美元。

為佛教正名

首倡“佛教”正名為“佛陀教育”。指出大乘教學方針在徹底破除迷信,啟發真智,并大力倡導學習中國傳統文化使之能明辨真、妄、正、邪、是、非、善、惡、利、害,建立理智、大覺、奮發、進取、樂觀、向上的慈悲濟世的人生宇宙觀,才能圓滿達成解決眾生一切苦難,獲得真實永恒幸福的教育目標。“真誠、清凈、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是法師總結數十年學佛經驗,遵照經典,所提出的修行原則。

首開風氣之先,透過網際網絡、衛星電視,以遠程教學,二十四小時弘揚佛陀教育、圣賢理念,是其真實智慧所展現出的高瞻遠矚。祈愿消弭戰亂沖突、落實世界和平,進而積極推廣宗教團結、種族和睦的多元文化理念,更流露出他老人家清凈平等心中的無盡慈悲。注:佛乃覺悟,智慧之意,而“教”,本就是教育的意思。佛教,佛陀的教育,佛陀的教導。意思可理解為覺悟的教育,智慧的教育,積極樂觀,幸福美滿,拔苦得樂,真善美慧的教育。2003年11月,法師應印尼副總統罕扎哈茲之邀,至該國進行首次訪問,會見前總統瓦西德長老以及政府各部首長及宗教代表;談話中,再三強調應重視弘揚宗教教育,對印尼的種族和諧及安定和平做了極具建設性的提議。長老及各代表紛紛表示,熱烈歡迎法師常到印尼講經說法。

2004年四月,印尼國家宗教部部長塞德亞基先生,邀請法師再度訪問印尼。講演中,法師就“人道、愛、世界和平”的主題,諄諄說明社會安定、世界和平的大同理想,必須建立在恢復圣賢倫理道德教育的基礎上。2004年一月,法師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亞洲非政府機構資訊網組織會議之邀,出席于日本岡山所舉辦的“教育永續發展”之國際會議。在大會講演以及數天密集的訪問座談中,與世界各地的宗教領袖及學者專家共聚一堂,探討化解沖突之道。法師提出古圣先賢“建國君民,教學為先”的思想,說明一切宗教都是仁慈博愛的教育,要想消除沖突、挽救劫難必須先從化解自己內心的沖突與不平做起。

人人反求諸己,心地純凈純善,世界必定充滿光明。法師慈祥溫和的風范,懇切真誠的言論,加以深入淺出的說明,讓來自不同種族文化背景的宗教人士及學者們留下深刻印象,并表達了誠摯的敬仰之意。早年,我在臺中求學時,同學有二十多人,我常常勸勉大家專精學一部經。因為今人之能力,不如古人。通宗通教,實為不可能的事。我有個想法,也是個妄想,但此妄想有其道理。我一生中,用十年的時間專門學一部經,我十年學一部;另一個人也用十年的時間,但是學十部經,平均一年學一部。試想,何者效果較彰?十年功夫皆用在一部,可說是這一部經的專家權威。而十年學十部的,雖然學得也不錯,但一部都不專,無法精通。唯有專精,自己才能得受用,這就是深入。

捐款捐物救災

1998年秋季,所有的中國人和全世界華人的眼睛都聚焦在祖國長江流域和東北松花江、嫩江流域。成千上萬的人民子弟兵和災區人民一道浸泡在百年不遇的洪水中,用自己的身體鑄起一道道“鋼鐵長城”來保護人民的家園和生命財產。“視眾生苦為己苦”的老法師在焦慮中徹夜難眠,雖然,他知道在祖國各族人民的同心協力下,一定可以戰勝水災,但身為華夏兒女又豈能袖手旁觀?

八月中旬,在老法師和李木源居士的大力號召下,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和凈宗學會發起了為祖國災區捐款捐物的熱潮,短短半個月中,即籌集到新幣十五萬元,交由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轉交給災區人民。而捐款救災的行動仍然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后來老法師和李木源居士又分別將所籌救災款額五十馀萬新幣,分數次如數交由中國大使館轉交災區。中國駐新大使館一等秘書彭安海先生同隨同人員專程至居士林接受捐款,并訪問凈宗學會,轉達了特命全權大使陳寶鎏女士及中國災區人民的謝意。

后來,當老法師得知東北災區已近寒冬,可災區人民過冬棉衣仍然不能及時供給到位時,老法師再一次號召四眾弟子們修大布施、修大慈悲、修大喜舍,盡力協助東北受災人民度過難關。在老法師的感召下,十萬套過冬棉衣和棉褲的款額很快便籌齊,然后,老法師委托本溪崔玉晶居士具體負責經辦此事。崔玉晶居士除了盡力辦好老法師交待的事情之外,還出資給每位災民結緣人民幣一百元和面粉一袋。

災區人民的燃眉之急在一定范圍內得到了解決,老法師感到無比欣慰。祖國畢竟和他心連著心哪!老法師在水災后的這些舉措,不但在物質上大大緩解了災民的困境,而且使他們在精神上也得到極大的鼓舞。災民們一顆顆曾經絕望的心被溫暖了,一種重建更美好家園的信心之火被點燃了。

在這次松嫩流域水災中,大片農田農作物被淹沒,房屋被毀壞,很多學校不能再復啟用,就連大慶油田也遭受無妄之災。凈空老法師認為災區重建和災民安居工程,中國政府已經做得非常圓滿,但是在學校重建方面他可以盡心盡力地予以協助。老法師認為學校是播種希望的地方,是現代文明和文化知識的搖籃,任何重建工程可以推遲,但學校的重建進度,一分也不能延誤。于是,老法師的案頭又擺上一份援助災區重建中小學校的計劃。

在老法師的親自督導下,為東北災區捐建十所慈光中學,二十所孝廉希望小學的計劃已經在井然有序地進行著。不久,我們即可看到,凝結著老法師無限悲心的一所所新學校,在東北廣袤的黑土地上逐個建成。

增進交流

“世界是多元的,種族是多元的,文化、宗教也是多元的……”,這是凈空老法師多年來所提倡和推行的團體、族群、社會以及各類宗教、文化實體之間的相處、對話、交流的基本思想概念。“只有拓開心量,念念為別人著想,念念為遍法界一切眾生著想,念念不忘自己是義務社會教育工作者的身分。這樣,我們的視野才能日益擴展,我們的心胸才能日益擴大,我們起心動念才是真誠,才是正念;如果有絲毫的私心和不平等心,就不能與佛陀的教化相應,不能把多元文化、多元種族、多元宗教的理念落實。”又說︰“真覺了者,眾生即是自己;善知識者,法界即是家園。虛空法界與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完美的整體。所以,佛陀才說出同體大悲,無緣大慈,慈悲是佛教導的中心理念”。這是老法師對出家弟子及學生們的要求。

提出“彌陀村”概念

一九八三年,凈空法師在美國舊金山的老人公寓講經一個星期,深有感觸,當時就生起”彌陀村“的念頭。”彌陀村“是社會福利事業,是照顧、幫助老人度過幸福美滿的晚年。一般物質生活容易照顧,但精神生活不容易,要真正有慈悲心、孝順心,這個難得!

這些年來,李木源居士發心想在新加坡蓋彌陀村,障緣也很多。現在不得已將”新加坡佛教居士林“的一點空地,蓋了一棟七層的大樓,提供給念佛的這些老人們居住。海內外的同修知道這樁好事,發心捐助的人很多。但是新加坡是一個很小的國家,人口也相當稠密,因此它的移民限制很嚴格,一般人到新加坡想拿到永久居留很不容易!所以,想做彌陀村,最好在自己本國做,比較容易!每個國家地區需要的是人才、是年輕人替社會工作,養老就比較困難,因此老人移民限制也比較多。

凈空法師到澳洲也與市長談到凈空法師的想法,及多年的愿望。市長聽了很歡喜,希望我與他們研究談論,他也有心想做。

凈空法師希望做一個榜樣,因為全世界開發中的國家,對老人福利事業都做得很多,凈空法師也參觀許多地方,但對於老人精神生活方面照顧的比較少,這一點非常遺憾。凈空法師希望精神、物質都盡心盡力照顧到,使居住在這個社區的老人,真正能感覺到這是他一生當中最幸福的日子。

 

 
法師視頻 梵歌詠法 佛教電影 觀自在佛教音樂網-佛教圖庫 慧律電視臺 密宗咒語 素時尚 藥師佛 一心念佛
 
 
佛

關于觀自在| 客服中心  |   媒體合作  |   功德福田  |   公益慈善  |   免責聲明  |   網站招聘  |   網站地圖

guanzizai.com 版權所有(本站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扑克K电子 公司用几百台手机怎么赚钱 如何利用时时彩赚钱吗 怎样成为赚钱联盟合伙人 赚钱其实不难txt在线下载 qq分分彩全天计划网 排列5开奖结果l 泳坛夺金481破解 江苏e球彩玩法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学校超市送什么货赚钱 宁夏全民划水下载 下载山西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播 贵州快3和值推荐号码 体彩快中彩走 足彩半全场胜胜